QQ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武夷山旅游中秋
快速鏈接:武夷水秀
武夷國旅-提供【武夷山景區門票預訂和九曲溪竹筏票預訂】!
武夷國旅-提供【武夷山印象大紅袍門票預訂】,提供免費送票服務!

 云里的時光,有茶的日子

  幾乎只有一景,暖冬的武夷山,一隅茶花的溫暖,鏡頭是靜止的,時間很長,唯有那裊裊而起的茶的氤氳,由濃轉淡,繼而化開,仿佛一生一世。

  1980年代,有過一部美國電影,《與安德瑞早餐》(My Dinner with Andre),長長的兩個鐘點,只有一景,安德瑞對著“我”說話,盡管“我”背著鏡頭,他卻說得婉轉,說得懇切,說得入味。

  這一景,綿延到無限長,置放到武夷山的群脈之間,就像是一張頗具lomo風格的片子,歷史與現時的重疊,重重疊疊,縫隙間滿滿的凈是散盡繁華后的余香——余下的,是人生的滋味。

  (一)

  不經意地來,也就不經意地走,天喜師傅亦無挽留,倒是帶走了一身茶香。此地是山北景區的深處,說它是世外桃源,卻又多了幾分煙火的色澤;若說它是紅塵呢,卻又在滾滾間了卻一點執念

  入冬以后的武夷山并不冷。

  他端起大大的茶壺,水落到杯子里的聲音,是舒緩的,溫潤的。就像這茶侵入喉嚨的那一瞬間給人的感受。

  “慢慢喝。”他說,就像同一個老朋友說話那般。

  武夷山人喝茶是有點講究的,我仔細端詳他喝茶的樣子,大指和食指握起杯子的邊緣,中指托在杯子底下,茶水入口的時候,與唇齒輕輕摩擦。這聲音乍聽起來,有些突兀,但多聽幾次,卻反而察覺到了里頭的味道,茶與人的關系就不再是單向的,而是互相的,它給了你氣韻,而你給了她生命。

  茶這個東西就是有點奇怪的,微澀和回甘就像是一對雙生兒。而他,慧苑寺的天喜師傅,臉上帶著平靜的笑,忙乎著手里的茶具,小小的一杯,要三次喝完才好。背后的略有些脫落的對聯上面寫著:“……一壺得真趣”。

  不必回頭,已知身后暖冬的朝陽,把整個小寺的身影拉得老長,細白的茶花執拗地開著,不知道有沒有也沾染上了一點點禪意。

  不經意地來,也就不經意地走,天喜師傅亦無挽留,倒是帶走了一身茶香。此地是山北景區的深處,說它是世外桃源,卻又多了幾分煙火的色澤;若說它是紅塵呢,卻又在滾滾間了卻一點執念。

  (二)

  武夷山每戶人的家里都會有一張喝茶的桌子,全家人或三兩好友,似乎都不著急過日子,只是看云喝茶,就已是一天

  繁華不過是一掬細沙。走在尋訪大紅袍的路上,遠望茶園層層疊翠,近看則是古木參天,佛影婆娑。

  相傳很久以前,一個老方丈用神奇的茶葉成就了一名窮書生的偉業。這棵神奇的茶樹就叫作“大紅袍”。如此的傳說經過歲月的洗練,已經成為武夷山人心里的一種情結。

  因此在武夷山,可謂是“無處不見茶,無處不聞茶香”了。講究一些的也行,隨意一些的亦無妨。我們所下榻的武夷山莊,僅是二樓一個小小的轉角,即是一個被稱做“古董阿姨”的人用來招呼客人的。

  茶具未必是極上等的,“古董阿姨”招呼我們坐,很難讓人記住的容貌,素昧平生,倒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,只是有一搭無一搭地閑聊。

  實際上她是在這里賣一點古董小玩意兒的,但這些生意倒反而像是喝茶之外的附屬品了。有些東西我們把玩了一下,又放回去了。終什么也沒有買。

  時間滴滴答答地流走,茶倒是慢慢品出一點味道來了。她一點也不以為意,一點也沒有因為沉默而焦灼。我們要走了,她只說:“明天再來喝罷。”

  更多的茶卻是和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共飲的。武夷山每戶人的家里都會有一張專門喝茶的桌子,全家人或三兩好友,似乎都不著急過日子,只是看云喝茶,就已是一天。男人身上茶香多過煙草香,同樣叫人著迷;女人則都會一手嫻熟的泡茶功夫,眉目間就有了溫柔;就連這里的孩子,也會就著小小的茶杯,深深地吸一口氣:好香。

  (三)

  不費心去記那些山的名字。或是一些古老的傳說,亦是在談笑間,瞬間散去。從前和以后,都也不必記得,卻只見那“逝者如斯”四個大字,被永久地刻在了山壁上

  沒想到九曲溪是這樣個美法,這才知道,什么叫丹山,什么叫碧水,什么叫藍天,什么,叫心碎。

  竹筏順著溪水順流而下,撐竹竿的少女,有著白白的牙齒,話還沒說,倒先笑了。陽光跳躍在她的牙齒上,美得很。

  她開口說話,武夷山口音的普通話,發聲的位置比較靠后,生的位置老的傳說,亦是在談笑間,緩緩地退后有一點點拖長的尾音。聽起來軟軟的,扁扁的,有一點點拖長的尾音,這使得她變得有些俏皮。她把我們當游客,而我們卻把她當成這山水間的一景。

  朱熹當年也是這么順溪而下的吧?掬起一把溪水,寫九曲棹歌,欵乃聲中,千年的時光飛逝而過。

  我倒也不費心去記那些山的名字。或是一些古老的傳說,亦是在談笑間,緩緩地退后。從前和以后,都也不必記得,卻只見那“逝者如斯”四個大字,被永久地刻在了山壁上。

  竹筏用悠然的速度行進著,時有水花濺起,這就已經是一個奢侈的下午了。上岸到達武夷宮的時候,光線恰好足夠讓人回味。

  茶,又是茶。

  面前的茶散發著耀目的琥珀色,與先前九曲溪里的碧綠,恰是再好不過的一對兒了。這就是大自然的奇跡吧?

  (四)

  隔壁屋子的那家人,有一架花了100萬買來的轟隆隆的大機器,這個機器可以自動把茶葉分類:特別好的,一般好的,以及不能用來做茶的。這個地方就是這樣的,老奶奶們似乎是永恒地坐在門口,而機器卻是日新月異的。

  到曹墩村時候,正是中午。這是一個村子活躍的時候。老人,孩子,都在屋子外頭,坐著的坐著,聊著的聊著,也有很多無所事事的,看著我們這樣的外來者,倒也不必訝異。

  這就是武夷山某個村子的原來面貌,幾乎不加修飾,房屋的樣子未必如旅游介紹書上那樣的規整,但卻比書上的某個精良的攝影角度來得活色生香。

  打鐵鋪的師傅很面善,他教我們如何打鐵,嘩啦啦的火花濺出來,他看我們笨拙的手法,也忍不住笑了起來。還有賣豆腐花的小店,過濾網掛在屋子的正中間,晃一晃,就是一股豆花的味道。盛一碗出來吃,不夠,又吃了一碗。

  對了,還有一個老式的理發店,據說里頭的師傅手藝很不錯,10塊錢,就可以弄出一個非常時尚的發型了,別小看武夷山曹墩村這么個小地方,也接受著現代生活的浸潤,這使得它的純樸更為真實和有趣。

  老奶奶們坐在自家的門口揀著茶葉,把里面的梗挑出來。這項費時的工作恰好能使得她們消磨下午的時光。說是曹墩的茶是特別有名的,明朝時期讓外國人見識到我們中國人的巖茶就是產自這里。

  我們也跟著一起挑,其實也就是搗亂罷了。隔壁屋子的那家人,花了100萬買來一架轟隆隆的大機器,這個機器可以自動把茶葉分類:特別好的,一般好的,以及不能用來做茶的。

  這個地方就是這樣的,老奶奶們似乎是永恒地坐在門口,而機器卻是日新月異的。

轉載文章請注明來源『武夷山旅游資訊網』并做好鏈接,謝謝支持!

·前一篇文章:煙雨天游武夷
·下一篇文章:作文:游武夷山(高一)

.
尖子和八100手游戏